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写科幻小说作思想实验雨果奖入围者郝景芳

时间:2016-08-08 19:4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 科幻小说往往架构恢弘,动辄银河帝国、舰队千万。郝景芳避免触碰这样的设定,她更喜欢“离现实近一点”的故事——她的创作思路或许和英剧《黑镜》有些相似:立足于现实,把现实中某一个略显荒谬的单一因素逼向极致,接着静观其变,推导它最终可能形成一种怎样的局面。就这样,一切都是她的头脑实验,假设、反应、观察、记录下结果。
 
  2011年,她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驻北京办公室实习,随IMF总裁拉加德穿梭于星级酒店、中南海、国家会议中心,研究宏大的社会性课题,见证着“制度的生产过程”;与此同时,她租住在北五环外的城乡结合部,楼下一片棚户区,她混杂在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中,主动与出租车司机、餐馆老板攀谈,了解看病、上学这样看似正常却是很多家庭巨大困扰的命题。
 
  穿过花花绿绿的五道营胡同,郝景芳走进一家安静小众的咖啡店。她比照片中更瘦,摘下宽沿草帽,露出一头湿漉漉的长发,她刚刚游完泳。除非有要紧任务加班,她每天中午都去游泳,怀孕时也游。“游泳的时候特别安静”,这是她享受的思考场景之一。四肢伸展,沉浸在水中,想法翻涌上来。
 
  见她之前,就知她的多重身份:清华物理高材生、国家宏观经济研究者、著名科幻作家。一聊起来,发现她还在筹备自己的互联网创业项目,此外,还是一个2岁女孩的母亲。
 
  今年4月,“雨果奖”揭晓入围名单后,郝景芳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。众人期盼的《三体2:黑暗森林》并未获得提名,而一篇短篇小说《北京折叠》却意外入围,这是中国科幻小说第二次入围雨果奖,其作者正是郝景芳。
 
  随之而来采访络绎不绝,她身上的众多标签被一一放大、盘点、翻炒、渲染。大量曝光对出版或有帮助,但她推掉了绝大多数采访,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。在此之前,她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:研究、写作、旅行、健身、臭美、陪家人,身边的朋友形容她“人淡如菊”。
 
  “我当然希望景芳能够获奖!”这是《三体》作者刘慈欣得知自己落选而郝景芳入围时说的话。很多人说刘慈欣气度不凡,其实一直以来,他和景芳关系都很好。几年前,当景芳作品被出版社退回而四处碰壁时,正是大刘给了她鼓励和肯定。“你创造的世界是绝无仅有的,你的小说中有一种别的科幻作家没有的色彩,就像消失很久的金色夕阳又回来了……”这是大刘给郝景芳的评价。
 
  不出所料,雨果奖让郝景芳一炮而红。入围名单一出,网络便铺天盖地地报道这位“学霸女神”。面对各路夸张报道,郝景芳表示无奈:“网上有些文章信息不太准确,我自己也没有办法去一一纠正。被四处转载,删也删不掉,没办法,就这样了。”
 
  之所以会被如此夸张和放大,是因为她的确有令人艳羡的背景:本科就读于清华物理系,研究生研究宇宙黑洞,博士突然转念经济,之后又参与事关国计民生的宏观经济课题组,科幻似乎只是她顺便的事——众人需要偶像,郝景芳不明所以地被推上了神坛。
 
  “其实我写的科幻小说,很多时候只是我某一个学理性的兴趣,或者说是对于现实世界真相的一种假想和研究,简单来说,就是一个头脑实验。”
 
  她观察到:一端费时费力精心制定的制度,在另一端产生的连锁反应——在一个个巨大的数字之下,是很多人为了生存而奋力地挣扎。重重叠叠却又天壤地别的片段和场景,在郝景芳的生活里静默地交汇再平行,看似人尽皆知,一旦细想,便掉入绝望的漩涡。
 
  2012年,她花了三天时间完成了《北京折叠》。她想要表达,表达她感受到的“不平等”。于是,在《北京折叠》中,她建立了一个制度,把“不平等”推向了一个极致。
 
  《北京折叠》没有宏伟的科幻,唯一的科幻核心是:日渐拥挤的未来北京,昼夜之间空间翻折,因出身和阶级划分的三个空间的人们一起分摊每个四十八小时,轮流苏醒,交替生活。“第三空间”的人们日复一日在和平的绝望中度过近乎无意义的一生。主角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老刀,为了孩子学费去干类似走私的行当。虽没有生离死别,但小说的残酷之处在于,“第三空间”的底层民众甚至不具有被剥削的价值,他们存在的意义原本可被“第一空间”发达的机器人替代,只是“第一空间”的决策者们为了让他们“生存”下来,便将他们安置在流水线上扮演着“垃圾工”,无知无觉走过一生,而他们的一生被彻底挡在了“第一空间”的通胀之外。
 
 
     本文来源:无锡学历教育网    http://www.wxxljy.com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